爱彩票网

爱彩票网 > 新闻 > 正文

张恒利和水源十厂“相爱相杀”的十年

时间:2018-09-09 09:20

来源:中国水网

爱彩票网 作者:李艳茹

评论(0

水源十厂是与广西来宾电厂、成都自来水六厂同时批复的中国第一批PPP项目。自1998年立项后的几十年中,几乎遭遇了PPP项目所能遇到的所有问题。

在张恒利刚接手水源十厂项目时,好友许国栋戏言:“你这是搞行为艺术呀?”大家都觉得这个项目沉疴太多,多半成不了。张恒利觉得,只要眼下身体素质、心理素质还过得去,就不妨顶着走下去,万一成功了呢?

2014年春节,张恒利在北京第十水厂(以下简称“水源十厂”)工地值班。工地裸露着大面积黄土,仅支棱着一些钢筋木材。他发了一条充满希望的朋友圈:“明年此时,会变成什么样子?”

image.png

2014年春节的水厂工地

此时,距离该项目正式立项,已经过去了16年,期间经历了外资退出、土地升值、国土新规、输水管改道等多重插曲。张恒利知道这是个困难的项目,但他不太害怕。这个庞大的项目占地180亩,工地有1000人施工,他希望用两年的时间让它运转起来。“相关各方的初衷都是推动项目尽快落地,我做好中间的沟通协调就行。”

14年终具开工条件

水源十厂是与广西来宾电厂、成都自来水六厂同时批复的中国第一批PPP项目。

1998年,水源十厂正式立项,BOT建设模式,设计处理能力为每日50万吨。次年,5家联合体共12家公司进入最终程序,包括日本三菱和英国安格利安联合体、法国苏伊士和香港新世界联合体、英国泰晤士和日本三井联合体,法国威立雅,以及意大利的一家水务公司。经过多轮竞标,最终由安菱联合体拿下项目。

中标后不久,新颁布的《北京市三、四环路内工业企业搬迁实施方案》使市用水需求显著下降,加之后来的水源地密云水库枯竭、北京首都机场占用十厂建设用地等因素,2004年,安菱联合体正式要求终止项目。外方退出后,2006年,由北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金州控股集团组成联合体(北控-金州联合体)接手水源十厂项目。次年8月,北京市自来水集团主动加入项目。北控、金州和自来水集团分别占股33.875%、33.125%、33%。

2007年,北京楼市带动土地价格飙升,拆迁用地成本增加,加上重新启动后供水指标的提升,项目总投资预算从18亿升到了23亿。北京市政府补偿了2亿元人民币拆迁款。

2008年,国土部出台新规,要求外商合资企业在中国的用地要通过转让的方式。而项目招标方和接手方认为招标时政府承诺的划拨应尊重事实。这项争论至今未有定论,但项目涉及的一系列证件和手续都要重新办理。2009年12月,项目获得市发改委的核准批复,进入到实施阶段。

直到2012年底,增资和贷款成功完成,项目才终于具备了施工条件。2012年11月23日,水源十厂A厂项目举行盛大的开工仪式,北京市副市长夏占义、北京市28家委办局单位、朝阳区的领导参加了开工仪式。当时预计2014年底建成通水。

一位自信心爆棚的总经理

2009年起,张恒利从鸟巢回到了金州环境,开始为水源十厂项目奔波。2013年底,他全面接手项目,新身份是“安菱水务总经理”。此时的“安菱水务”,沿用了最初中标联合体的名称,但实质已与日本三菱和英国安格利安无关。

在水源十厂之前,张恒利一天供水也没搞过,但做过很多别的工程。

张恒利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中美合资的玻璃厂做化妆品瓶,和几个美国人一起呆了三年,口语过关;在很多不同领域的外企公司就职过,2000年加入金州。接下来代表金州参与鸟巢项目,竞标成功后留在了鸟巢,做国家体育场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,成为了鸟巢的新闻发言人;再后来回到金州,对、工业污水都相当熟悉。对于水源十厂而言,足够复合的张恒利,成了最好的总经理人选。

张恒利形容自己是个“自信心爆棚”的人。从小长得帅、成绩好、爱出头,曾在中学作文中用七言绝句写了5000多字,被老师表扬得飘飘然。不断而来的正反馈,在他心里刷上了一层自信坚定的底色,驱动他一头扎进了这个千头万绪的项目。对于水源十厂项目,他有着“盲目的乐观”,脑海中没有多少来自想象的恐惧,只有一个接一个待解决的问题。

image.png

22岁的张恒利

历史遗留问题很多。除了水源问题定了“南水北调”,其余要素都是乱麻待解。外资退出、土地升值,这一类的都可以用经济手段来沟通,但原水管道和国土新规把他难住了。

2.67公里的输水管

水源改为南水北调来水后,项目的输水管道也改了路径。从东五环路“南水北调”的取水口到水厂,仅2.67公里,比原先的密云水库方案管线距离短得多。对于这部分管道,最初政府定的方案是“随路建设”:这段路要修,管道也要建,统筹起来,在修路的时候,水厂项目方同时修管道,既经济又方便。

一开始,张恒利没有把输水管道看得太难。“2.67公里,这才多长一点儿?”他一边安排厂内主体设施建设,一边盯着随路建设工程的启动进度。这一等,就到了2015年,净水厂内的工程眼见就要完工,这段原水管道却迟迟没能开工。管道沿线的几个自然村,与原定修路的企业有着征地纠纷;因为一些原因,原来要修路的计划修不了了。一时间,没有哪方动力再去推动这条管线的拆迁施工问题,但水厂输水管不能一直等下去。张恒利只能冲了上去,去协调原先与水厂无关的征地遗留工作。

一开始,为了节约成本、加快进度,施工队打算采用明挖,然而村民动辄就拿棒子来撵人:“早早拆迁了,相比现在,补偿款亏了很多,这个怎么算呀,你们给个说法?”不得已只能改工艺,村民多的地方就用顶管工艺,影响小的地方就明挖。刚一动工,立刻有村民出来:“你钻了个洞,3000块钱。”还能给开出发票。这一区域还有许许多多的树,十七八个自然村,每一棵都有故事、有归属,一棵棵去核实,几个月也没法弄明白。

编辑:赵凡

1
  • 微信
  • QQ
  • 腾讯微博
  • 新浪微博

相关新闻

网友评论 1人参与 | 0条评论

版权声明: 凡注明来源为“中国水网/中国固废网/中国大气网“的所有内容,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图表、音频视频等,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,如有转载,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。
媒体合作请联系:李女士 010-88480317

热点

010-88480317

news@e20.com.cn